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单机资讯

谜老王卖瓜东北方言版

来源:昆明游戏网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20-09-19

在长春北边儿那嘎达有一个贼没名的屯子叫靠山屯子,在靠山屯子有一位小学(xiao)儿老师叫王五,这个人性格比较隔路,总爱自个儿鼓捣东西,使得屯子里的人表面叫他老王,背地里叫他王隔路。

王隔路老师是后转正的民办老师,家里有几亩地,这两年由于国家贼向着农民老百姓,大苞米的价格蹭蹭地长,大家伙齐刷地都种苞米,他愣抄的却种起了瓜。种瓜就种瓜呗,别人都施肥让瓜快点长,他却不的,弄得他家的瓜长得都像小鸡子似的。屯子里的人都背地里埋汰他真是王隔路,他却舔着脸说我的瓜是绿色食品。

这不,瓜熟蒂落就得卖呀!一天大清早儿的,太阳早就鸟悄儿的从东边升起来了,早起的老王用鼻子闻了闻,真舒坦啊!他麻溜的套好了驴车,把瓜蛋子装上了车。正准备去卖瓜的时候,他家老娘们从屋里出来了。扯着嗓子对着他嚎道:“你大清早儿得(de)搜的干啥去?”老王的老娘们是他没转正的时候他老娘做主给他娶的,没啥文化,一天的就知道扯着大嗓门的乱吼,真是一物降一物,老王被他老娘们一天天管得蔫不拉机的,见到他老娘们心都跑到嗓子眼去了。见他老娘们问了,他就低着头偷偷地撒摸她,吭哧瘪肚地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卖瓜去!”

他老娘们于是二拇手指头儿指着他说:“瞅瞅你那熊色儿,一杠子压不出个屁来,麻溜的去,麻溜的回来,回来晚了,看我不削你的。”

于是,老王就赶着车,鸟悄的出门了。

大夏天的,大草甸子上蛤蟆叫着,小风吹着,把草吹低了头,老王赶着车,越来越得劲,小学(xiao)老师的水平来了,扯着嗓子说了一首诗:“天空贼高,原野贼大,小风一吹,草秧子一低,我眼睛贼奸,能看见牛羊”,好一阵显摆啊!

走到半路,来到一个叫大田家洼子的屯子,小路贼窄。老王赶着驴车,优哉游哉地,这时,从一个胡同口子里开出一辆小吉普子,开车的是一个秃老亮的小崽子,能有十七八岁,在他的前面慢慢悠悠地开着,比乌龟爬还慢。老王跟在后边,超又超不过去,就喊了几声:“孩子!麻溜的开,麻溜的开!”哪寻(xin)思到,这小子把车停了下来,走到老王的车前,说:“山炮,你吵吵八火什么,找削儿啊!”这小子虽然年龄小,但身高有一米八多,不到一米七的老王心想,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不跟他一般见识。”就说:“孩子,我还赶忙儿去市(gai)里卖瓜去呢!你能麻溜开车吗?”这小子说:“别跟我墨迹啊!我愿意咋开我就咋开,给我惹急眼了,我削死你,知道吗?我爸叫李刚,这十里八村没有不知道的,削死你都不带偿命的。”老王没招儿,只能在后面跟着,心里那个憋屈啊!心里嘀咕着:“小鳖犊子,你就开吧!你现在挡我害,备不住一会来个大车就把你撞死。”

终于,前面出现一个岔路,那小子一个大回,往左开去了,老王往右边的路走,终于躲开了。老王长出了口气,往地上啐了一口,用鞭子抽了几下毛驴,向市里而去。

不大一会儿,到了市(gai)里集里,人老早地就挤了一大堆,老王着急忙慌的找到一片空地,把车挺好,四下一撒摸,看到了熟人邻村的老张,老张正在卖柿子。老张也看见了老王。就撩哧他说:“唉呀妈呀!老师就是老师啊!做事就是稳当啊!才来啊!心里有谱是不,是不是都能算出来瓜啥时卖出去?”

老王说:“你就别埋汰我了。我早早地就出来了,半路上遇到一个半大小子,开车一辆破吉普车在我的前面挡害,路又窄,我就是过不去,你说我都老天巴地的了,能和他一般见识吗?就来晚了。”

老王于是就和老张一边卖瓜和柿子,一边唠嗑。

老王对老张说:“昨夜儿个你看了吗?听说中央被抓起来的那个大官被审判了。没想到啊!你看他在大连,在重庆,那个官当的,人五人六的,哪想到也是个贪官,如果不是他媳妇杀人,还发现不了呢!”

老张一边抽着大旱烟袋子,一边说:“抓吧!抓吧!把这帮吸老百姓血的贪官都抓干净了就好了,老百姓就有好日子过了。如果像过去包青天那样的官多一些,老百姓就享老福了。如果他们当官想包青天那样的去当,还怕抓吗?听说有的官都怕得跳楼了。”

老王说:“你说说现在的世道都怎么了,当官的不消停地当,老百姓也不消停的。不消停停的过日子,尽整事!我本家兄弟有个儿子,日子不好好过,这两年在外边搞装潢有了点钱,在外边养了个小三,让他媳妇知道了,现在天天吵着要和他离婚呢!”

老张我做的家乡的门户站-光山: 人观点叹了口气说:“这都是外面的花花世界造的啊!听说现在东莞在扫黄,抓起了不少人,也抓了不少的官。现在应该消停一些了。”

老王也叹道:“唉!我们是小老百姓,只能是闲嘎哒牙。你说我还是个老师呢!虽然现在国家重视农村教育,我长了一点小钱儿,但日子过得也是紧紧巴巴的,如果我工资高点的,我还能来卖瓜吗?现在我家老娘们天天在家说我没能耐,整不了钱,以后要她和两个孩子喝西北风啊!听说来年养老保险要自己交了,日子就更不好过了。”

老张骂道:“你说我们老百姓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,那些歌星影星小日子过得多滋润,照过去的说法,他们就是个戏子,还一天天的都得瑟天上去了。孩子都不好好教育,一个个的进监狱,是!有两个臭钱,关了几天就都放出来了。”

老王说:“可不是,你知道有一个以前唱革命歌曲的歌星,据说都当将军了,养了个儿子,还没成年呢!就和几个半大小子把一个小姑娘给霍霍了,作孽啊!”

老张又骂道:“把他关起来,还无法无天了,还没王法了。现在的国家领导多好,多亲近老百姓,能不为民做主吗?像这样的败类,就把他关一辈子,不放出来,让这帮兔崽子得儿呵的!”

老王看着老张的样子,笑着说:“你还急眼了,好了,好了,咱俩别扯犊子,好好卖东西吧!”于是,开始大声地吆喝起来:“卖瓜了,香甜的绿色无公害甜瓜啦!”

两人正在吆喝的时候,远远地看见来了几辆城管车开来,来到一家摊位前,下来几个城管,把摊床掀翻了,骂骂咧咧的叫摊主快点收摊。摊主收拾摊床的时候,一位女城管骂道:“你是二椅子啊!收拾东西慢腾腾地,麻溜的。”可能摊主也生气了,就回骂了一句,哪想到几个城管一拥而上,对摊主左一炮子,又一飞腿的打,一个胖胖的城管还双脚往地上一跺,腾空而起,两只脚丫子重重的踩在摊主的身上。紧接着,血从嘴丫子流了出来。

老王害怕了,就和老张沙楞地收拾好东西,牵着小毛驴,着急忙慌的往家赶儿,心想:“赶紧走吧!如果不走,这些犊子一会儿备不住得收拾我啊!”

此时,西边那嘎达的太阳将要下山了,下晚的光景,红色的血呼啦的,真的像血。老王的瓜也卖得半拉咔叽的,看着半车的西瓜,老王叹了口气,打开一个西瓜,红色的瓜瓤也像血。老王赶着车,消失在夕阳中。

注:偶发奇想,想用东北方言写一篇文章,结合时事,杜撰一篇小说。只是文字游戏,情节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,无需对号入座。

共 264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乡村小学老师王五去市里卖自己种的西瓜,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窝心事,出门时被一个开吉普车的小子耽误了时间,蹲在市场上与卖柿子的同乡还算聊得开心,却被打人的城管吓得跑得跑回了家。故事荒诞离奇,文字很有特点,作者以极其乡土的文字讲述了王五卖瓜的过程、又极其自然地带入了我爸是李刚、东莞扫黄、某将军儿子强奸、城管打人等时事。从自身经历到时事,都表达出了平民百姓的难处与卑微。欣赏。【:瞳若秋水】

1楼文友: 21: 1:49 看到文章标题急忙点开,因为几个中,只有秋水一个东北人,还真怕其它人看不懂。这一看,还真有苦难言是东北味忒浓,虽然能看懂,但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这样说话了,还真是一种难得的回味。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

回复1楼文友: 17: : 2 谢谢东北老乡的点评。辛苦了。

2楼文友: 18:12:20 地方性语言别具特色,欣赏拜读精彩小说。

回复2楼文友: 17: :58 欢迎光临!


小孩肚子涨拉肚子怎么办
遂宁白癜风治疗中心
肝硬化全疗程用什么药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