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游戏评测

心理禁区 第九十七章 试探

来源:昆明游戏网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20-04-04

心理禁区 第九十七章 试探

听到这句话,伍立的眼睛陡然睁得更大了,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渐渐地,由不可思议,转变成了不得不接受,不得不相信。

他低下了头,轻声地问,“她找你做什么?”

陆然听他这么问,放下了心来,他知道,伍立已经相信了。

事实上,他也没有欺骗伍立,他知道,伍立的母亲,真的有话需要自己来告诉他。

“没什么,她看上去,不是很开心。她还说,她错了。她希望你能真的开心起来,以后,不要再管她了。”

伍立抬起了头,眨了几下眼睛,很快又低下头去。

陆然猜测,他是鼻子有些发酸,眼睛里,有些湿。

“我不管她?”伍立的声音已经有些变了,陆然递了一张纸巾放在他面前,但是他没有接,也没有反应。

“我不管她?那谁管她,她怎么可能开心,你骗我!”伍立说着说着,突然激动地指着面前的陆然。

他的情绪有一点失控了。

陆然坐直了身体,他不确定伍立会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。

“你一定是骗我的……”

伍立大喊了一声,但很快又颓然地往后靠在了沙发里,自言自语,自我怀疑。他受到了陆然的话的冲击,开始怀疑自己。

“我没有骗你,你母亲来见我的时候,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,她的脸,让我想起了雪丽……”

陆然没有说完,伍立就怔怔地看着他,然后伸出一只手,挡在了陆然面前。

“不要说了。”

陆然没有说完,但是他知道,伍立此刻已经真正相信自己了。

伍立把头埋进双臂,手捂着脸。

过了一会,他抬起了一点头,说:“她要我不用陪她了?还说她不开心?哈哈,哈哈……”

伍立说着说着,竟然发笑了,笑声有一些苦涩,难听极了,他脸上反常的表情非常扭曲矛盾。

他心里有一种莫名荒唐的情绪炸开了。

“我陪了她这么多年,她说不开心?她不开心!”

伍立睁大了眼睛,又对着陆然大吼了一声。

“为什么,她为什么还不开心,我到底要怎么做,她才开心?”伍立声音哽咽了,他的眼里,豆大的泪珠滚动滑落。

“她说她错了,她不应该对你要求,她现在,只希望你能开心。”

虽然那一晚,伍立母亲的出现,并没有告诉陆然太多,但是陆然现在更加明确自己要告诉伍立什么,他说的这些,一定就是伍立的母亲,来不及对他说完的话。

“只希望我开心?她只希望我开心?哈哈……”说着说着,伍立又大笑起来,笑得越发得难听,然后,变成了轻声抽泣。

“她希望我开心?”伍立的嘴里不停地重复这句话。

“她希望我开心,什么是开心?”伍立忽然又抬头看着陆然,皱着眉问,那眉头,凝着忧伤。

“或许,你可以回忆一下,当初和雪丽在一起的时候?”陆然提醒他。

“雪丽……是啊,当初感觉很开心。如果她真的希望我能开心,又怎么会那么做呢?她,只是想让她自己开心罢了。”

伍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没关系,反正她开心就好了,我都陪她这么多年了,她还想怎么样!”

听上去,伍立的情感痛苦而纠结。

陆然却听出了一丝希望。

因为他听到了伍立的抱怨。

他除了对于母亲的理解,爱和无条件的服从之外,终于第一次表现出了内心的不满。

这种爱和不满,同时装在他的心里,两者矛盾挣扎,互相折磨,已经在他心里折磨了很长的时间。

而他总是表现出自己孝顺的那一面,克制了自己内心的不满。

过度的隐忍,让他的情绪没有得到过释放,积压成疾。

“她说她错了,她当年不应该那样做,她后悔了,她想请求你的原谅。”

“她后悔了?”伍立看着陆然,眼眶发红,“她真的后悔了?”

陆然点头,“是的。她说,你没有做错。是她的错,她请求你原谅。”

说到这里,伍立是真的呜咽了。

他哭出了声音,无法克制。

“妈,我不怪你……我真的不怪你。”

过了一会,他的哭声渐渐停止了,情绪平复了一些,“陆医生,我妈妈,还告诉你什么了?”

“她说,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,她应该离开了。”

“嗯,嗯。”伍立接受地点了点头。

至此,陆然已经通过和伍立的对话,基本上印证了自己关于他真实情况的猜想。

伍立的母亲,应该已经去世了。

只是伍立在心里不接受,也不愿承认。

所以,他从来不向其他人提起这一点,总觉得,母亲还活着。

基本情况表上,填写的父母年龄,很可能不是他们现在的年龄,而是死亡年龄!

在伍立的心里,他的父母,永远停留在了那个年龄,再也不会老去。

也就是说,很可能他的父亲,也已经去世了。

他的家里,除了他自己,根本没有其他人!

而陆然通过催眠见到的伍立和母亲吃饭,交流的场景,也不过是他的幻觉而已。

这样,就全说得通了。

伍立的母亲在生前,曾经不遗余力地拆散了伍立和他的女友。

甚至她的死亡,也有可能和这件事情有关。

以至于在她死后,伍立断然和女友分开,并且内心充满了对母亲的愧疚,下决心再不交女友,只和母亲相伴。

只是,还有一点令陆然困惑不解,他在催眠中,看到的如果真是伍立的幻觉,那幻觉感觉好逼真。

也就是说,在伍立的心里,似乎是真的认为他母亲还活着。

是太过愧疚,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,以至于他对于母亲还活着,有这样强烈的信念?

虽然已经猜测到了这一步,陆然还是不敢贸然在伍立面前提到“死”这个字。

“我妈妈,还跟你说了什么吗?”伍立接过了陆然手上的纸巾,在脸上抹了一把,又问道。

“她还说……”陆然转了转眼珠子,“她说,应该由我帮你,完成这个仪式。”

“什么仪式?”伍立问。

“送她离开的一个仪式。”

PS:上架了,成绩不是很好,不过本子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,今天更新两章,后续每天至少稳定更新一章,慢慢存稿不定时两更,谢谢所有订阅本书的书友,还有打赏了的10000起点币的黑音魔莲。(未完待续。)

青岛治疗牛皮癣费用大连妇科医院哪家好舒筋活络外用抹药

鸡骨草胶囊厂家
小脑梗塞后遗症
台州儿童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